•  一个死亡的房间

    关着我洁白的身体和漆黑的瞳眸

    没有门

    封死了 沉重的木窗

    我听见窗外 有幽魂讥讥地笑着 来回晃荡

    明亮的月光 就在看不见的他方

    何时能照进这沉默的死亡

    刺穿徒劳的呻吟和癫狂的幻想

    我的双眼 何时能被你燃亮

    月光 月光!

    焚烧我的灵魂 挽救那赴死的欲望

    月光 月光!

    我愿用失明 取代无色的牢房

    我愿永住黑暗 触摸你温暖的观望

  • 刺桐花儿开

    唤来了风  风暴要来了

    刺桐花儿狂乱绽放

    唤来了风  风暴要来了

    反反复复的哀伤 如同横渡岛屿的波浪

    甘蔗林中 与君相遇

    甘蔗地下 与君永别

    岛歌啊 乘着风

    和鸟儿一道 渡过大海吧

    岛歌啊 乘着风

    要让他们知道 我的泪

    刺桐花儿散落

    只剩细浪摇曳

    微小的幸福 浪沫一样的花儿

    甘蔗林中 唱过歌的朋友啊

    甘蔗地下 永别了的朋友

    岛歌啊 乘着风

    和鸟儿一道 渡过大海吧

    岛歌啊 乘着风

    要让他们知道 我的爱

    ------lico 译

     

  • 2010-11-10

    送给你

    島唄

    でいごの花が咲き
    風を呼び 嵐が来た

    でいごが咲き乱れ
    風を呼び 嵐が来た
    繰りかへす哀しみは 島わたる 波のよう

    ウージぬ森で あなたと出会い
    ウージぬ下で 千代にさよなら

    島唄よ 風にのり
    鳥(しびとの魂)と共に 海を渡れ

    島唄よ 風にのり 
    届けておくれ わたしぬ涙

    でいごの花も散り
    さざ波がゆれるだけ
    ささやかな幸せは うたかたぬ波の花

    ウージぬ森で うたった友よ
    ウージぬ下で 八千代ぬ別れ

    島唄よ 風に乗り
    鳥とともに 海を渡れ

    島唄よ 風に乗り
    届けておくれ 私の愛を

    海よ
    宇宙よ
    神よ
    いのちよ
    このまま永遠に夕凪を

  • 2010-10-06

    菲茨杰拉德 - [读书]

    菲茨杰拉德的短篇非常适合在卫生间里阅读,如果他是个码字神风队员,我觉得他还可以在卫生间里写,这样我们就扯平了。《刻花玻璃缸》冒着森森鬼气;《金太太》是个能赚眼泪的短篇电影的好脚本;还有一篇忘名字了,讲昔日球童与梦中情人的一段情愫-----是《了不起的盖茨比》的平装缩水版。。。菲茨杰拉德的小说结构精巧轻盈,有着天才手笔之灵气。但女主人的声色细节描写,絮叨而啰嗦,用词浮华而繁硕,令我很无由头地怀念起曹雪芹来。 英国女作家萨拉 沃特斯的《轻舔丝绒》,一样是部好戏,迷人的地理,女主人公,爱情,但人家为何能写得让人读了颤抖呢。

    同时在看一位朋友的小说,他边贴,我边看。作为被邀同去阿尔法星的朋友,我必须诚实地对待我的阅读观感。他的小说如果被捏成型,那将是Tony Cragg的作品。

  • 2010-04-15

    Newyorkers - [读像]

    Dana Schultz

    Cecily Brown

    Barnaby Furnas

    Inka Essenhigh

    Julie Mehretu

     

     

     

  • 2010-04-14

    我,以及其他 - [Tokyo]

  • 2010-04-12

    覚悟 - [我们]

    I exactly know what I want now.

  • 2010-04-10

    四季 - [食诱]

    东京电车站附近,四季旅店的bar。 Tokyo International Forum的不远处。

    炸鱼块清淡可口,和着柚子酱。

    寿司一定要尝!外面一圈儿海苔轻巧地炸过。

    薯条太多了,一根都没吃。

    午饭正好。 白葡萄酒。

  • 本来在博客上写着玩儿的《外国男友,gay男友以及他们的女友们》,现在在老徐的《开啦》网络杂志上开成了专栏。

    断断续续写着,觉得有点儿不对劲。原本的对话体似乎容量太小。 话一长,就陷入生硬。

    得好好琢磨下。 有位读者朋友提意见说,希望有场景。 看来我得具备三表老师超凡的想象力才行。

  • 2010-02-25

    妖精 - [Tokyo]

    spent 3 hours just for what you see now.

  • 2010-02-24

    都是为了您丫好 - [读书]

    在amazon二手市场定了本书。 加拿大来的包裹打开一看,靠,一本变三本。

    除了我订购的粉红封面的 《 I love you, nice to meet you 》以外,还塞了两本有点规模感的与海明威老师有关的书。

    这是为什么?邮件过去,无回音。

    恍然大悟-----我的阅读趣味如此令人同情。。。。。

  • ちょっとびっくりしました。。。ネットで金城武さんのファン達はわたしが取材した記事を日本語に訳してくれたようです(あさかぜさん)。しかも難しい中国語の表現なのに、文才よく訳されていて、その語学の素晴らしさと頑張りぶりに頭が下がります。 ありがとうございます!

    リード文の日本語訳はこちらになります: (参考リンク) 

    取材当日、急に晴れた。
    10月の間中、東京は秋雨で湿っぽく、どんよりとした空気の中でもがいていた。
    11月1日、この街は突然変身し、空は広々と青く、金色の輝きを見せたのである。
    隅田川はさらさらと流れ、ねばりを感じさせる水面に、明るい日の光が一面にきらめいている。
    1羽の白い水鳥が澄んだ水面から飛び立ち、岸辺は風穏やかで日がうららかだ。
    私は川に沿って歩み、あるすっきりした形をしたコンクリートの建物の前で足を停めた。、
    入口の表示板にはこう書かれている――4階スタジオ、使用者 GQ China、午後1時。

    化粧室は扉が半分開いていた。
    彼は髪を切ったばかりで椅子に腰掛け、こちらに背を向けて座っていた。
    鏡が、実に男らしい穏やかな笑いたたえた顔を写している。
    彼は満足そうに手を広げる。
    まだ私服のままだ――アーミーグリーンのドリルの半袖Tシャツ、
    左の胸に英語で「アメリカ軍」と縫いとりがしてあるのと、褪せた青いジーンズである。
    伸びをするかと思ったら、不意にその手を頭の後ろに回し、
    新しく刈ったばかりの短くなった髪を何気なくいじる。
    機嫌は上々らしく、メイク師と話に花が咲いているようだ。

    ジャズの音(ね)が、高く広い天窓のある白い空間に響いている。
    ニューヨークから来たカメラマンと助手は機器の設置に忙しく、
    ソファーでは、スタイリストとプロデューサーが小声で話をしていた。
    彼が奥の部屋から出てきた。黒いジャケットと真っ白なシャツに着替えている。
    みなが彼の方を見る。
    この突如現れた、まごうことない凛然とした気にどうしても引き寄せられてしまう。
    彼は軽く咳をし、まっすぐ撮影場所に向かって大股に歩いてきた。
    目は炯炯と前方を凝視し、突然不思議な迫力ある光が輝きわたる。

  • 2010-02-19

    莱茵河河畔 - [行走]

     

  • 2010-02-15

    facebook-----14 - [行走]

    火光,烈酒,鲜红,与我。

  • 2010-02-13

    合体 - [读书]

  • 2010-02-12

    一指禅与打印机 - [行走]

  • 2010-02-12

    白昼吞噬黑夜 - [读像]

     

                      

     

    秋山幸用画笔呈出的,是一个光鲜灿烂空,一个离了现实奇幻而浪漫的世界,其中却充盈着我们熟识的记忆----- 古木, 彩云, 天光, 朝霞, 澄明的湖泊,曳的海藻,深不可的海洋。。。。。

     

    秋山幸让现实与奇幻在画布上相遇并融合-----绝妙的色彩运用,奇妙的物态组合,娴熟的空间把控能力与层次丰富的构图,勾绘出存在于我们想象之中的“远古的风景”。 松鼠长颈鹿,野兔,狐狸,那些寄宿于我话阅读记忆中的物,在“远古的风景”中反复地出单纯与天真无辜,暗示着人类本性中最原始最基本的一面。

     

    十年前露宿大草原的一个星光灿烂的深夜,画家秋山幸极偶然却又极深刻地经历了一场对黑暗本能的恐惧与生命中潜伏着的卑微和不安的内心体验,而这一切与大草原天穹上璀璨的星空形成了巨大的反差。远离了现代的,身处大自然的这种决绝的体验,成为刺激秋山幸创作的宝贵契机之一。她的画笔似乎要竭力克服黑暗夜的惧怕,带着对大自然的敬畏与对永恒光明的礼赞,奔向一个更恒久更崇高的时空。

     

    明亮而温和的“远古的风景”体现了人类对这种“善”与“上”孜孜不倦的追求,画面传达出一股隐忍的容力量,以及某种近似于宗教般的幸福感。也正如此次展览的主题“白昼吞噬黑夜-----光明吞噬恐惧,暂。

     

     

    展览在上海,安杰当代艺术画廊。这次的策展人是Lico。有兴趣的朋友欢迎去参观。

      

     Andrew James Art 上海市茂名北路39号

     

     

     

     

  • 2010-02-11

    图像的转译 - [读像]

    德国艺术家Juergen Staack作品 "Transcription- Image"(图像的转译) 由三个环节组成。

    第一个环节( 第一幅图片)称为“Deleted” ,人们看到的是一张被涂抹掉的照片和一份声音。艺术家想表达什么?为什么艺术家选择了这种表达方式?这个作品是怎样做出来的?概念艺术通常会令人们思考这三个问题,概念艺术与传统的艺术形式不同,既缺乏单纯直接的视觉享受,亦无约定俗成的媒体。以Juergen的“Deleted”环节为例,人们从耳机里能听到一种语言,好似在讲故事又好似在吟唱,但难以弄懂语言要表达的意思;同时,眼前的照片被墨笔几乎完全地涂抹掉,看出不原来照片上的任何东西和信息。 这两件事似乎毫不搭边,却被组合在一起,媒体(声音)与媒体(图像)之间唯一的相似之处,留给人们的第一印象可能就是“不确定性”。这时,人们会依据各自的生活经验或兴趣,从最初的直觉对这幅图片做出自己的解读。

    比如说这次有的朋友的解读为:

    1.“即使看不见,我也要去听”(两面派朋友)

    2. “在很静很茫然的时候,要听进去,看出来。”(双子麻袋女朋友)

    3. “现在一些视觉艺术要靠听来欣赏,这是一种黑色幽默,嘈杂的盲区” (胖大海朋友)

    4.“第一幅画我的感觉是墙上有一幅画,但是被抹掉了,你什么都看不到,但是给了你一个耳机,告诉你这画里是什么,你看不到,你只能接受你听到的画的内容。” (gigi朋友)

    5.“给我耳机和电视机吧,给我快乐的生活。让我们来说说别的。你的生活是由哪些事情组成的?我的朋友,他每天都很忙,他要开会、见人、查邮件、见人、开会、查邮件;当他回顾昨天或者计划明天时,他的昨天和明天都很清晰。而我的,都是一篇空白。”(葵西朋友)

    6.“聽得到的風景” (midori朋友)

    其中,gigi朋友的直觉最接近这幅作品的原意,为什么这么说呢?

    如果仔细观察作品的介绍(博客里没有把介绍放上去),会发现这里的声音是艺术家在世界各地寻找并录制到的稀有的或正在消失的语言(如这幅图片所配置的语言是Akan-Twi);艺术家在录音之前,会给讲这门语言的人看几幅摄影图片(宝丽来一次性成像摄影),请他(她)们从中挑出能够刺激其表达欲望的一幅,并用自己的语言来描述图片;艺术家录下声音,最后请描述者(声音的主人)用墨笔毁掉图片。

    宝丽来一次性成像的照片是理解这件作品的另一个关键词,这个已经逝去的胶片时代的代表性产物意味着-瞬时-,-唯一-与-不可更改-性,它比全民皆玩的数码成像具有更高的物质上的可信度,现在主要只用于警方取证和医疗方面。

    唯一的图片的内容被声音取代,图片中的信息转换成了声音,而此声音不仅难以被人理解,并且正在这个星球上消失。

    第二个环节,被称为“Sound-Image”,只有声音,连被抹掉的图片都没有,是一个-无-,一个空空的相框。

    第三个环节,叫做“decoded”,即“解读”,图片如下:

     来看一下大家的解读:

    1.“第二副为什么我看到的是海面?”(walle朋友)

    2.“第二幅的感觉,像是从现实生活中提取了什么,比如说某种信号的波。当我们尝试描绘生活中的信号时,得到的是杂乱而规律的视图 。”(W朋友)

    3.“不是瞎子,但却不能看到灰色的屏幕到底应该显示些什么;也不是聋子,不知道能否听得到。”(两面派朋友)

    4.“第二幅我觉得是没图像的电视屏幕。你还是什么都看不到。” (gigi朋友)

    5.“为什么我看到的都是寂寞,但是又悠然自得的心情。内心的秘密花园。” (三月初朋友)

    6.“第二幅很容易就让我想起电视失去信号的画面。电视给出这样的画面时,我会等待一段时间、关掉它,但同样的画面出现在画框内,我却开始观察、思索。说不定哪天,即使这个画面出现在电视上我也不介意了——你知道,我还是在做这件事,我在看电视。” (葵西朋友)

    7.“你的思緒[找得到頭緒嗎:)] ”(midori朋友)

    这里W朋友的直觉最接近作品的原意。艺术家在创作的最后一个环节,试图将声波用图像的方式呈现。如果是说在最初的两个环节中,人们看到的是声像转换中的冲突和缺失感,最后的环节可以看做为对这种怅然若失感试探性的弥补,图像被转译,被抹煞,消亡了,唯一留下的声音如果将其还原成图像------这里没有任何必然的结论。

    专业摄影师出身的艺术家对自己原本的饭碗-----摄影艺术或影像的存在意义,提出质疑。人们习惯了的美丽的,高清晰度的,巨现真的,复杂的,时尚的,(各种形容词的)图像在这里统统被还原成最基本的code,考察它的转译,遗失,万劫不复/永劫回归,与人们对其之感知。

    Juergen的这件作品在美学上,带着一种干净而朦胧的诗意,传达出某种“空白的怅然”; 而创作本身显示了艺术家敏感的反省力和对既成艺术形式的警觉心。

    极简艺术(minimalism)与概念艺术(conceptual art)几乎是孪生。德国是众所周知的极简艺术和概念艺术的重镇,诚然与其悠久的哲学传统有关。而如果一个社会的资本积累没有足够成熟,社会没有经历到“产品过剩”的时期,人们没有达到对物质一定程度上的满足,客观上极简艺术和概念艺术难以形成气候。 举个简单的例子,十几年前在国内听音乐会,主办单位在门口分发传单-----印刷精美,纸质上等,周围的人抢着要,不管有用没用,有人一式拿几份,说图新鲜也好,贪小便宜也好,但情有可原,那时好东西的确少之又少。现在再看,走在路上有人塞传单你会觉得烦,而这个“烦”和对“烦”的反省,可能正是另一种思潮形成的契机。

    中国对摄影艺术的认识,基本上只停留在高清晰或者高模糊(文艺范儿的),或者旅行猎奇式的水平;日本更差,几乎只认高清晰高显色度的东西,如蜷川实花(Mika Ninagawa)式的俗艳,或森山大道(Daido Moriyama)路线的“比白更白,比黑更黑”的视觉震撼。当然日本的传统美学和价值观固若金汤,又是后话。

  • 2010-02-09

    您丫老了 - [声音]

    少女与女人最大的区别在于,少女随时准备着去感动,女人随时提防着被感动。

    -----lico说

  • 2010-02-07

    解读 - [读像]

     

    能够解读出这两幅图片意思的同学请举手。

    作品是德国艺术家 Juergen Staack 的作品。

     

  • 2010-01-27

    如果这么说 - [声音]

    If you go to galleries for looking for a good show, truely you could get very disppointed-----galleries are not social welfare place; even museums, who knows the black-back-ground. // I think the best show so far is the "MOON"!!! darned it s sooo darn pure, nature,ugly,but powerful!!

    -----lico对失望的艺术家说

  • 2010-01-26

    这么说 - [声音]

    浅薄的,就让它保持不痛不痒的稳定; 鬼哭狼嚎的,当故事听; 不可言说的,保持沉默。

    有个东西被抽离而出,并非沉淀下来的,那种轻盈的随风而舞的快乐。

    ------- Lico说

  • 2010-01-20

    老眼昏花 - [声音]

    若干天前,一个朋友问,现在中国什么电影火啊? 我说,好像是阿凡。。。提?

  • 2010-01-19

    莱茵河畔 - [行走]

  • 2010-01-14

    ドイツ - [行走]

  • 2009-12-27

    X-mas market - [行走]

     

  • 2009-12-19

    德意志苍穹下 - [行走]

     

  • 2009-12-14

    GQ12月号09年 - [Tokyo]

    金城武说话带长长音,印着日模糊的影子。声音沉厚,咬字重而准;他果然面容端正,目光深邃,英俊迫人,偏黑的皮肤泛着健康而柔和的光;他频频提到的言,身份问题,似乎既衷又厌恶;在那些刁的抽象的问题面前,他会突然求,用一种快又哀求的声音道,“你是我,怎么啊?”;他更擅景的描述,声情并茂,而手舞足蹈,用一急于出真相的孩子的面

    ------------------

    采访前在录像店借来了所有能借到的片子,看了两个晚上。金城武还是很逗的,采访时间长,中途举手报告,“对不起,我能不能去下卫生间啊?” “去吧去吧!”我说。他弯腰,迅速冲出大厅,随即又以光速冲回来。采访完后,我去卫生间,门关着,便在门口等,通路很窄,金城武路过,看了看我,好奇地问,“你在这儿干嘛?等人?” 我说,“排队。日本人不最喜欢排队吗?”他笑。我见他短袖下的胳膊,忍不住伸手捏了一下,说,“能不能捏一下?”他说,“你不已经捏了吗?” 我说,“再捏一次?你说你不运动的,检查一下。” 他有点窘,站着不知该走还是不该走,我也就顺便又欺负了他一下。

  • 2009-12-11

    无以伦比 - [读像]

  • 2009-12-08

    防灾活动 - [Tokyo]